霍金过去三次访华喜欢中国菜两次登上长城

霍金过去三次访华:喜欢中国菜两次登上长城“霍金过去三次访华”畅销书《时间简史》,霍金在中国的受欢迎程度远低于他1985年第一次访华时。 2002年,霍金两次访问中国,受到当时的江泽民总统的接见。 当他第一次访问中国时,为了表示对客人的尊重和提高接待的“档次”,经过多次努力,HKUST只找到了一位作为全国人大代表的天文学教授陪同他。

1979年,吴钟超以中国科技大学高级访问学者的身份来到剑桥大学,在霍金领导的研究团队中学习。 1984年,在霍金的指导下,他获得了剑桥大学的博士学位。 1985年,他和霍金共同发表了一篇关于量子宇宙学数值解的论文。 结束学业回国后,吴钟超翻译了霍金的《时间简史》 《果壳中的宇宙》等作品,并与霍金保持了一生的友谊。

2018年3月14日,远在美国科罗拉多州的吴·钟超听到霍金去世的消息。那时,他满脑子都是想法。他不禁回忆起霍金三次访华以及不同程度的参与。 在海外电话中,这位71岁的物理教授回忆起了《中国新闻周刊》年的记忆。

合肥可以让他“生存下来”

20世纪80年代,中国刚刚向世界敞开大门,许多外国人想探索这个神秘而古老的国家。 伟大的科学家霍金也有这个想法。他非常想来中国,但是他不知道该去哪个研究机构。 这时,在剑桥大学学习的吴钟超推荐了他的母校中国科技大学

当时在中国,HKUST在霍金的研究领域,即天体物理学和宇宙学方面的工作非常出色。 吴钟超推荐这所学校后,霍金立即想起了它。 吴钟超说霍金对中国非常感兴趣。他后来甚至想去西藏,但最终还是放弃了,因为他的身体状况不允许他去。

1982年,HKUST通过吴钟超向霍金发出邀请 当时,没有电子邮件、手机等现代通讯手段,甚至电话也不流行,所以双方通过邮件联系。 吴钟超回忆道,“因为当时中国还相对落后,中国科技大学发来的信件和信纸都变黑了,这在英国似乎很难处理,但霍金也明白这一点,并没有认真对待。” “

在邀请霍金的过程中,HKUST曾经遇到过障碍,因为英国驻中国大使馆不同意 他们的理由很简单:合肥是一个交通不便的小地方,不适合严重残疾的“大不列颠国宝”霍金。 霍金的饮食是特制的,需要从英国空 北京和英国之间的交通很好,但是合肥太差了,似乎不能保证及时给合肥提供必要的物资。 然而,吴钟超说霍金的健康状况在1985年并不像后来那样糟糕。他能够独自坐在电动轮椅上四处走动。

HKUST并没有就此止步 霍金本人非常想来中国。他告诉中国,只要能保证他在合肥的“生存”,他就会来。 为此,HKUST于1983年邀请伦敦玛丽女王大学的伯纳德·卡尔教授来访 卡尔是霍金的早期学生和黑洞研究员。他在业余时间也学习心灵感应。 邀请他来合肥的目的之一是看看合肥是否是一个“小地方”,足以让“大不列颠国宝”存活三四天。 在来中国之前,卡尔带着他的日本女友去邀请吴钟超吃饭。目的是私下了解中国的情况和中国科技大学的研究工作。

卡尔于1983年6月访问了中国科技大学。他的学术演讲题为“人类选择的原则”(也就是说,人们只能研究人类能够生活的宇宙) 回到英国后,卡尔向霍金报告了他的发现,合肥在霍金可行的宇宙中。 因此,当HKUST再次邀请霍金时,英国大使馆不再反对。 1985年4月,43岁的霍金第一次访问中国。 安徽省破例安排霍金住在稻香楼酒店,毛泽东和其他国家领导人曾在那里住过。 吴钟超1984年毕业于剑桥。在霍金的推荐下,他立即去了欧洲、美国和其他国家学习。 因此,他不能陪霍金去合肥。

合肥给霍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吴钟超说:“他去过北京、香港、杭州等地,但他认为合肥最好,中国科技大学最好。” 在与我的几次谈话中,他多次询问的唯一一件事是中国科技大学 我想这可能是因为HKUST的学术氛围和水平很好。他在合肥的学术交流质量很高。 此外,霍金的《时间简史》并非写于1985年,他的名气仅限于学术界。所有来听他演讲的人都是专业人士和相关专业的大学生。这也可能是合肥学术交流质量高的原因之一。 “

《时间简史》中国版权费300美元

霍金的《时间简史》于1988年4月1日在英国出版。吴钟超那年完成了这本书的翻译。 然而,他联系了中国的几家出版社,但没有人愿意出版。 每个人对这本书的销售都不乐观,认为没人会读它。

经过一番折腾,湖南科技出版社表示有兴趣出版这本书,并以极低的价格3335.43万美元买下了这本书的版权。 吴钟超说,当时中国没有多少知识产权的概念,所以他向出版社强调,他必须获得《时间简史》中文版的授权。 “如果他们没有外汇,我宁愿自己给钱 “

1993年,《时间简史》在中国出版。起初,销售量并不好。 然而,随着出版社、媒体和知识分子的推广,《时间简史》在中国逐渐流行起来。 到目前为止,这本书的销量已经远远超过100万册,这可以在主要城市地铁入口处的书摊上看到,盗版的数量也无法统计。 相比之下,中国科普作品的销售量通常只有5万册左右。

《时间简史》卖得很好,霍金在中国的受欢迎程度远不如1985年。 2002年,霍金应美籍华人数学家丘成桐的邀请两次访问中国。 在北京,他受到了当时的江泽民总统的接见 当他第一次访问中国时,为了表示对客人的尊重和提高接待的“档次”,经过多次努力,HKUST只找到了一位作为全国人大代表的天文学教授陪同他。

霍金应浙江大学邀请在杭州呆了一周,然后来到北京参加国际数学家大会。 与1985年乘火车从北京到合肥不同,霍金和他的团队乘飞机抵达上海,并乘坐浙江大学从全省找到的唯一一辆残疾人专用汽车在一次特殊的旅行中接待了杭州。 在此期间,吴钟超一路陪着他。

霍金于2002年8月15日在浙江大学体育馆发表了题为《膜的新奇世界》的演讲 当时,这个有3000个座位的体育场人满为患,甚至有些人爬到了屋顶。 吴钟超回忆道:他听说霍金的演讲一般要支付5万英镑,而霍金在日本的演讲更贵,因为日本人有钱。 然而,霍金在浙江大学的演讲是免费的,这表明了他对中国的友好感情。 尽管浙江大学尊重霍金,演讲票是免费的,但在场馆外,一张演讲票仍被炒至400 ~ 500元。 由于许多学生来自上海,浙江大学只允许他们乘火车票进入。

霍金享有“天堂在上,苏杭在下”的美誉 根据吴钟超的回忆,霍金乘坐杭州的原船去西湖,观赏荷花,观赏比剑桥历史还要古老的三池月亮,并在杭州老城的何方街上“散步和吃饭”。 当何方街钱塘的人们吃饭时,霍金不能吃植物油,只能吃黄油和面粉。商店为他准备了特制的油炸面粉。 大厅里有两个又大又长的箱子,里面有四种新鲜水果 然而,尽管店主尽了全力,霍金只能在他面前吃几个简单的菜。

后来,人们给他一杯米酒。酒装在古董三角瓶中。霍金的妻子伊莱恩把瓶子送到了他的嘴边。霍金一饮而尽。当然,大多数都流到他穿的餐巾上。 然而,霍金喝了酒后似乎胃口很好,情绪很高。这时,吴钟超看见他在电脑上打了一行字:“我能解决M理论!”他按下声音合成器,发出一声醉酒的争吵。

在喧嚣中,吴钟超看到了他并写道:“在中国,入乡随俗,混合隐喻(我猜他想说的是入乡随俗) 过了一会儿,他写道:“当我1985年第一次访问中国时,我并不出名。就像这次一样,人们总是看着我,因为我坐在轮椅上。 ”

后来,霍金在电脑屏幕上输入了关于“死亡”的单词,但不幸的是,他周围的人无法理解其含义。 对此,吴钟超表示,长期从事科学研究的人通常会尽量在写作和口头表达上保持简洁。 霍金的处境使他的交流更加简洁。然而,人们的感情丰富多样,而且变化很快。在他能够表达自己的感情之前,这些感情可能早已消失。 因为他的表达很费时间,所以他可能不愿意说出来。 当一个人不能立即与亲朋好友同甘共苦时,孤独是无边无际的,确实令人沮丧,任何荣誉或赞美都无法弥补。

在两个小时的用餐中,“钱塘江一家”用八个大屏幕拦住了围观者。胡庆余堂前面的灯像白天一样亮。好奇的人不愿意穿过屏风和警戒线。

值得一提的是,霍金在北京第二次攀登八达岭长城。 霍金早在1985年首次访问中国时就参观了长城。 当时,八达岭没有无障碍设施,无法容纳残疾人。 “但是他说如果不允许他去长城,他会自杀 因此,当时负责接待的北京师范大学教授刘辽不得不找几个男研究生带霍金去长城 这一次,八达岭长城已经有了观光缆车,霍金已经专门装备了缆车。

中国“霍金热”的高潮

霍金于2006年6月17日至24日第三次访问中国。他参加了世界弦理论大会,并在北京发表了演讲。 在访华之前,霍金邀请吴钟超到剑桥讨论他访华的细节。 吴钟超从美国飞回北京,全程陪伴霍金。

霍金到达北京的第二天下午去了天坛。 在他们到达之前,天坛公园的负责人在门口迎接他们,入口处铺有供轮椅行走的坡道。 许多中外游客在途中相遇。外国游客都知道新来者是谁。一个金发女人举起双手,不停地亲吻霍金。

霍金来到圆山 圆形土墩有三层,每层有九个台阶。 轮椅不能行走,只能由中国科学院物理研究所的四名年轻人用椅子抬着。 霍金的轮椅重近140公斤,主要是因为电池很重。

根据吴钟超的记忆,霍金的护士朱迪担心把轮椅抬上台阶的危险。 抬霍金的四个年轻人来自甘肃省,瘦瘦的。 ”他们抓住轮椅的底部框架,大声‘起来’,轮椅向上走了几步 在台阶之间,他们休息了两次,最后把霍金抬到了山顶。 这一举动完全打消了朱迪的疑虑。 从那时起,她就没有对此提出质疑 “

霍金和他的团队绕着圆形土墩上的天心石逆时针旋转,但由于游客和媒体的围观,他们无法完全欣赏全景。 所以他们要求旁观者退后一步,霍金立即拍下了天坛的全景。

那天非常热。护士不时给霍金的气管切开术喷水以保持湿润。 自1985年以来,霍金的上呼吸道因肺炎而被气管切开术通气。 切口需要一直保持湿润以防止感染。 酷热染红了霍金的脸。他有时皱起眉头,表情痛苦。 幸运的是,阳伞下不时有微风,我终于能忍受了。 吴钟超说他知道霍金有很强的好奇心和意志力。

沿着圆形山丘,他们穿过单笔大桥的过道走向丰收祈祷大厅。 每个人都被轮椅包围着,英国导游向他解释了天坛的原因和影响。 走着走着,霍金突然要求停下来 气温高达35℃ ~ 37℃,虽然已经过了下午5点,热浪依然挥之不去。 每个人都认为霍金想回去,并等着他关切地说话。 所谓的谈话意味着看他在电脑屏幕上写什么。

一分多钟后,霍金在屏幕上看到两个字:“大理石路” 原来他要走中间的一条大理石路。 每个人都大笑起来 单笔大桥被分成三条车道。右边的车道是王室专用的,左边的车道是民事和军事官员专用的,中间的车道是神道专用的。 吴钟超的妻子杜欣欣当时说:“他足够聪明。从形而上学和物理学的角度来看,走中间通道是最好的选择。” ”她解释道,“你看中间的过道是大理石的,光滑的,两边都是方砖路 ”

霍金似乎对走神道更感兴趣。 走到祈年殿,霍金让吴钟超给他照张相。 吴钟超说,他觉得这是霍金在北京最快乐的一天。 那天晚餐时,他问霍金这次天坛之旅与当年参观紫禁城有何不同。 霍金说紫禁城里有更多的台阶。 突然,他问,“我登上K2的照片在哪里?”K2是指喀喇昆仑山脉中的乔格里峰(Jogri Peak),它是世界上第二高的山峰,被西方登山者称为K2。 对霍金来说,天坛的27级台阶高达K2 后来,当霍金写自传《我的简史》时,他从他环游世界时拍摄的许多照片中选择了这幅天坛的照片放入书中。

霍金在2006年访华期间,在人民大会堂和友谊宾馆分别发表了演讲。 其中,吴钟超被人民大会堂的众多观众和热烈场面深深打动。 2006年,中国传统媒体和传统互联网在空之前蓬勃发展,门户网站蓬勃发展。当时,一群活跃的市场导向媒体掌握着舆论的声音。 在这种情况下,霍金对中国的访问受到了媒体的广泛关注。 霍金和他的随行人员已经包围了友谊宾馆4号楼的所有顶层,并配备了24小时保安,以防止喜欢追捕他们的记者骚扰他们。

霍金在友谊宾馆举行了记者招待会 会议的组织者提前通知媒体,要求他们提供问题,并挑选一些合适的问题供霍金阅读。答案是预先准备好的,储存在电脑里。 这节省了大量的现场时间。 但是直到新闻发布会的第一天晚上,吴钟超和他的同事没有收集任何合适的问题。

吴钟超说,中国记者最常问的问题是,“你认为我们国家的科学达到了什么水平?””中国人什么时候会获得诺贝尔奖?”或者《易经》中形而上学与科学的关系等等。 当他得到这个问题时,他看到它是如预期的。 “这种问题相当于一个女人问来访者:‘我漂亮吗?’你希望访客如何回答?我认为这些问题不合适,所以我不得不提出另外五个问题。 “正是在这次新闻发布会上,一向对异性兴趣毫不掩饰的霍金补充了一句中国媒体喜欢的话:“我喜欢中国文化、中国食物,我最崇拜中国女性。” 它们非常漂亮

(《中国新闻周刊》第11号,2018)

声明:《中国新闻周刊》手稿的出版必须得到书面授权

更多精彩文章,尽在https://www.sqisystem.com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